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在年少的时光中和同伴躲雨,在奔流不息的河边自由的挥竿,在如血的残阳下暴虐的下相斗,在飘散泪水的夜与你握别,在十年之后,再次无言相对…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49521112 网易邮箱:cdcokevin@yeah.net

网易考拉推荐

上帝的悲悯玩笑——十年张国荣   

2013-03-31 21:06: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帝的悲悯玩笑——十年张国荣 - yanzikevin - 我的博客

 

      上帝的悲悯玩笑——十年张国荣

 

     /慕容天涯

 

有的时候,某些时刻的到来就象是玩笑。

我们送走的人,在不远的地方可自由的生活?那些我们最喜欢的影像,张张难忘却已逝的面孔却个个是天使:比如衍生高贵这个词汇的赫本,比如永远带着笑的蓉儿,当然,还有哥哥。

你说,这一切造物弄人的让完美先行一步的做法,是不是上帝的玩笑?

那个在刘海上别着发卡谈笑的厨师,那个在小马哥的子弹间执着的警察,那个奔走追逐在倩影后的书生,那个人戏不分的背影,和凄美的唱段……让我们每当提起关于这个人的一颦一笑,都会因为因为物质的毁灭这一羁绊和事实,在这个日子里换来的无尽的落寞与唏嘘。

在王家卫的电影里,出现了无足之鸟之于张国荣这个真正的暗喻和人戏不分的情节,于是一切在小豆子的转变和唱腔中渐渐改变着,我最后一次在影像中见到洒脱的张国荣,是在《恋战冲绳》的末尾,他驱车在《没有爱》的歌声中奔驰前行,长长的桥梁与风光被甩在身后。陈嘉上这个把大腕云集在岛屿海滨玩一个感情故事的炎热夏天,终于在记忆中成了我对张国荣的最后影像印记。
   1997之后,很多关于港片的记忆在改变着。《流星语》中的温情,《枪王》中的惊艳,《春光乍泄》中的异国声色,《异度空间》的不寒而栗,回归后的一切一切都历历在目,不景气的时代,小制作遍地的时刻,再难见到《纵横四海》那般精彩的动作与情感纠缠,在大道上奔驰,《皇后大道东》也好,任什么歌也好,洒脱在乱世却很难,而一生难有机会洒脱的色我们同记忆一同在2003年停留。所以说,当2009年我在影院里看到《东邪西毒终极版》时,会激动得不可名状,随后写起字来停不住的长篇大论。我为这部迟来的电影想了个最恰如其分的名字:

《东邪西毒终极版》,时间的灰烧不完。

时间的灰何止烧不完,灭不尽,直到这个四月。四月终究是来了,从清晨就忙碌的手机里,一切的语言变成简单的字符带着虚伪的窃笑,在别人的欢愉里,我们每个人被当成了载体,只不过带着自嘲一样的体温。这个好莱坞轰天炸地,华语片摸索前行屡破纪录的年代,纪念一个在那些录像带年月便深深植根心间的人,显得不合时宜的无奈。

无可辩驳的过了这十年,关于他演技的讨论在每一个论坛被热炒,争论的声音亦未曾止息,几座影帝的奖杯被当做一个人毕生的筹码让我们斟酌。凡人终究是看着一出出戏。而那些充当世俗的标准,却使很多人不能如此衡量。比如同样气势于80年代,那个暴虐的矮子把足球征服,他就是王,那种真实而又残缺的美让一切定格。所以说又到四月,不需争执,只能再次祭奠。

黄舒骏在《改变1995》里面,用无法回避的才华光芒在音乐界耀眼多年。低沉的声音和舒缓的旋律之外,文字的口语气息调侃着圈里圈外的变革。有着无法回避的美。

十年究竟改变了什么?

斯皮尔伯格还在折腾不已,国人对大片免疫,杜琪峰成为了香港教父,李连杰拿了金像影帝,一部大片上亿成本不算稀奇,演员在绿幕前发一声喊尖叫下就解决许多问题,动作男与肌肉明星死在了超级英雄那里,韩国电影终于显出疲态犹如它当年莫名的崛起。哥哥令人有泪有笑每年的四月一,老谋子和小钢炮请到了好莱坞明星,但是李安最牛逼,变形金刚成了现实,很多老面孔在隐去,让子弹飞成了神片,但谁也敌不过剪刀手的魔力……面对电影,我们显得措手不及。

这只是电影。

我们最喜欢的乔丹不会再飞了,白巧克力都退役。当年唱着女孩看过来的小齐成了孩子的爹,孩子们玩的不再是丢沙包而电脑游戏成了娱乐第一。人们动动手指,就知道这世界的一切。乔布斯留下那咬了一口的苹果先上船,罗纳尔多和齐达内都是老古董了。1980年后出生的人,最小的,都已步入社会,再无少年时。玩FM不会再买95前的小妖。你送给孩子们《泰坦尼克号》,他们会说:老土!还是很雷很黄很暴力?不如跟着杜甫忙一忙,来首动次大次的悠悠神曲!

其实,每一颗星的光只要聚汇。不论明暗,是否如今般消失眼前,能够被世人所遥望的那片璀璨,便是世途,那些遥望的长度,则叫做时代。

时代对我们都很公平,黄舒竣的歌中说哥哥承认自己的感情的时候用了开心二字,可是最初的不解其实还历历在目。时代真的变了,温润如玉的李安把两个同性间的爱情在美国西部的蓝天白云下换来了世间影象的最重筹码。东西文化的表面对立阻止不住感情的真实流露,我们懂了很多人,也懂了很多情,究竟是这座筹码的金身换来了这些情?还是我们一直都内敛如斯,只是无处宣泄?以至于当唐先生的公开祭奠成为新闻头条。这是个问题,也不再是个问题。

记得《外出》的另一个名字,四月飞了雪,钢琴的旋律在流逝,男人和女人的爱情终究不是交换。现实中,可能会因为清明的来临人们走在祭奠的路上,放眼望去至少北国的土地仍是无际的灰,那些天的颜色,地的衬托,和呼啦作响的塑料袋都有着熟悉的破败。车窗映出的每一张脸上,表面的充实下是藏不住的麻木与忙碌。每每到了地点,都是熟悉的流程。女人停下车子哭泣,男人无声的在灯光的掩映下吸烟。去死者的面前,无论影像内外,我们的一次探望能够表达哀思,一次鞠躬能否换来宽恕?

四月,我们无法停步,只能休息片刻。

终于明白,无法回去。玩笑却无处不在。而在天堂里,有人在微笑着。这时,没有筹码去羡慕另一个世界自由的我们开始忙碌的上演生活之舞。舞台?一切都只是我们自己搭建,和小说的语句一样的真实。这场戏,死亡不是生的对立面,一切都无从散场。
  张国荣,十年了,当所有的人都在感叹在回忆甚至在嘲讽揶揄,电影成为纯粹商品,经典二字难寻之时。

还是要问一句:你和你的电影在天堂可好?

  评论这张
 
阅读(518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