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在年少的时光中和同伴躲雨,在奔流不息的河边自由的挥竿,在如血的残阳下暴虐的下相斗,在飘散泪水的夜与你握别,在十年之后,再次无言相对…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49521112 网易邮箱:cdcokevin@yeah.net

网易考拉推荐

一部电影一个时代:《岁月神偷》小处见大  

2010-04-22 11:4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部电影一个时代:《岁月神偷》小处见大 - yanzikevin - 我的博客




■文/慕容天涯


  罗启锐与张婉婷这对银幕伉俪打造的港片《岁月神偷》,在刚刚过去的第29届香港金像奖上大出风头。不仅罗启锐摘得最佳编剧,“父子”任达华和李廷恩在表演奖项上有所斩获,更是使得任达华几近“爆冷”般的成为了金像奖影帝,成功的上演了当晚最激动人心的一幕。成为了关于金像的经典回忆。

  一部文艺片,与大场面视觉特效无缘,并无炒作噱头也未见群星人海战术。但却屡战屡胜,名利双收。不仅在柏林获得“新生代最佳影片奖”的水晶熊奖项。而且截止到目前为止,在香港总的票房收入逼近3000万港元大关,数字节节高升。至此,被称为“近年来最为催泪电影”的《岁月神偷》,一个将导演罗启锐同名散文集重新演绎的故事,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威力呢?

  

老街老城老回忆



  究其原因,不外乎是导演对于如今香港观众的一次切中要害般把脉。与其说《岁月神偷》催泪,倒不如说是其让香港观众在电影之外看到了曾经的自己,聆听了自我内心的长久独白。所有的观者在一个60年代的故事里“以小见大”,看到了往日的时光缩影。

  首先,来说说片中那条永利街的妙处。导演罗启锐坦言,拍摄影片之前摄影组只是想找一条有老香港气息的街道,但一直无处寻觅。直到想要转战内地甚至远赴马拉西亚取景。之后一则新闻帮了大忙:香港政府宣布要把永利街拆掉。随着片方闻风而动的几经周折与交涉,终于放缓了这条街消逝的脚步。于是,等到《岁月神偷》大热后,影迷和年轻一代都蜂拥而至,使得永利街在电影之外成为了一道风景。随后迫于社会影响,政府更是做出了保留的决定。由此可见,一个在戏里戏外都使得人们倍感亲切的取景地,一条真实的老街首先就成为了所谓“地利”般的要素,使得影片的先决条件做得到位,底气十足。

  而影像中,这条街又是如何引人瞩目的呢?除去一直在镜头中心占据抢眼位置的“罗记”皮鞋店,和那块时灵时不灵的霓虹招牌。一溜颇具传统风韵的店铺招牌和各种物件,都成为了寄托时代特质的道具。首当其冲的是那家裁缝铺,上海来此的裁缝在电话接打间串连起了这个小天地与外部世界交流的任务。而“可口可乐”那极具特色的红色CI渗透,更是在那个年代就已经成为了香港街头的一景。

  

旧人旧事乐融融



  实际上,港片这种以“昨日重现”方式,唤回观者记忆并最终收获成功的例子并不在少数,前有陈可辛的《新难兄难弟》大玩穿越,将我们熟稔事件人物重演。眼下例子有今年的《72家房客》云集众星,再现老片当年样貌。与这些影片作以对比,就不难发现《岁月神偷》承袭了此类影片两大精遂:首先,他们所抓住的是诸多情节点,也即是一些典型事件。再者,犹如身边邻里般亲切的配角,编织出了一张草根气息浓厚的人物关系网,带来了彼此间不断的互动,推动了故事的发展。片中随时保持了草根感十足的氛围。街头巷尾,都不乏熟悉的即景。对过往岁月的追忆更真实。比如与秦沛扮演的大伯,不断讲述的两兄弟一头一尾生意经。比如在深水埠夜里,那家家户户露天而坐的晚餐,大树墩当成餐桌的惬意与自然,甚至家家互相夹菜和愉快谈天的景象,以及那裁缝铺里不断响起的电话铃声,都令人印象颇深。

  由此可见,这条街的店铺里,聚集了太多犹似罗氏夫妻的老实人。靠手艺吃饭的他们从内地纷纷涌向这个当年的另类金矿,在成就梦想的同时,也验证了逐梦的艰辛。这种“半移民”心态和随遇而安的生活方式,在之后的香港影视作品中随处可见。远的有《甜蜜蜜》里黎明看到麦当劳时的惊喜,近的有大量银河作品中无路可走的悍匪。他们只不过到了异乡,仅此而已。还记得当年黎小军与李翘的对话,不是为了对方的香港,又怎会甜蜜如斯?还记得《老港正传》中关于“港灿”和“阿灿”的戏谑之言,相比较其他影视作品对于外来者的不公,《岁月神偷》的心态放得很低,位置也摆得很正。不回避,不怕苦,不扭曲生活并不完美的真相。因此将香港首先当作热土,将这个家的“屋顶”作为精神图腾,才可以整体上不落窠臼,使得之后的落地生根后的爱家与守业,显得顺理成章。

  

那个年代的欢乐与悲伤



  除此之外,当时处在“半移民”状态的罗家人,实则也在经历东西方文化的纠葛交锋。哥哥就读英文学校,弟弟只好在天台小学上课。两种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前者是全家倾注一切的希望寄托,后者是经济条件不允许下的无奈之举。总体而言,不喜欢英文的鞋匠老罗,面对着这一切既无法完全接受,又总是希望着自己无力改变的现实,反哺将来的大儿子使其有所成就。

  除此外,粉岭戏院的那场看电影的戏份,也是得益于沟通后的结果。冯宝宝的《夜光杯》承袭了粤语老片在港片中有趣且好玩的客串效果,可以回顾《92黑玫瑰对黑玫瑰》通篇对这种影片的调笑,也可以想起犹如老港片教科书的《一碌蔗》。由此可见,那个“夜光杯”在罗进二裤裆里发光的时刻,随着笑声的响起,在影片拍摄后结业的不仅是粉岭戏院,还有当年甜津津的“一碌蔗”,以及《旺角监狱》里张家辉不断念叨的烤鱿鱼的香气,以及已成往事,正在被西片逐步秒杀蚕食的纯正港片。

  另外,可以回想一下那个颇似王晶近作《金钱帝国》和老片《五亿探长雷洛传》的警察贪污,以及护士专横跋扈的场面。前者将在孩子面前大谈收钱经,任凭“ZYXW……”在耳边响起.后者不见金钱,连一瓶水都不会递给病患,任由其苦苦哀求。由此可见,这种对现实黑暗一面的描述,在廉政公署出现之前年代,有着极大的现实意义。而那被罗进二丢进水中的“红白蓝”英国米字旗乱作一团的倒影,更是超越了这部亲情电影本身的叙事范畴,实属神来之笔。

  最后,花园街的金鱼实在惹人爱。港片历史上的经典爱情悲剧,也不仅仅有《新不了情》里爽朗女孩阿敏的离去了。这一次李廷恩扮演的青年才俊血染玫瑰也充满了悲悯气息。没有什么比撕碎美好更残忍,而也没有什么比记住某个时代,通过电影承载历史甚至小处着眼,将其昨日重现更难。

  还好《岁月神偷》做到了这一切,收获了节节高攀的票房数字,听到了柏林首映长达5分钟的经久不息掌声,以及看到了人们潸然落下,滑过脸颊的泪水。奇迹属于相信奇迹的人,而这种电影带来的港式奇迹,属于罗启锐的回忆,和岁月这个最大的小偷本身。

  它们所带走的一切无法找回。只能在中记忆反复出现,难舍难分。


我的博客:慕容天涯的海葵欢迎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8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