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在年少的时光中和同伴躲雨,在奔流不息的河边自由的挥竿,在如血的残阳下暴虐的下相斗,在飘散泪水的夜与你握别,在十年之后,再次无言相对…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49521112 网易邮箱:cdcokevin@yeah.net

网易考拉推荐

《桃花运》:贺岁电影的更年期之作  

2008-11-20 23:49: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花运》:贺岁电影的更年期之作





《桃花运》:贺岁电影的更年期之作 - yanzikevin - 我的博客





■文/慕容天涯



  贺岁电影,一直以来都像是令我们熟悉的娱乐年终奖励,每每到了年终岁尾不请自来。当然,前提是这部电影的题材和类型适合贺岁。而观众又极为关注。

  不过,当《桃花运》就这样直白的展现在你面前,带着一股看似热闹的风潮席卷过来时。这看上去仿似很美,品味起来却是足够混乱的两个小时真的不配贺岁这个词汇。

  这部电影里,华语明星云集。但是很多人的平淡令人无语。这电影里,台词总在求新求怪,但是某些时候却索然无味。这电影里,爱情桥段多多,却不是没有头尾便是情节莫名的发生转折。

  我们想要娱乐,但不等于可以接受糟粕。

  首先,女导演马俪文参与编剧的这部影片,其故事的多线叙事显然犯了热闹下的大忌讳。对于导演参与编剧,我们不愿意回忆的失败例子简直太多了。这个故事里,虽然五段爱情看似各有千秋应接不暇。但是细细品味却可以发现问题。先来看看他们都是谁:梅婷与耿乐的传统与海归同居与否之争执。段奕宏与李小璐的金龟婿上钩记。元秋与郭涛的忘年恋假戏真做。葛优与邬君梅的爱情骗局。李晨与小宋佳的柏拉图相恋。这些故事,的确单独看来,代表了这个社会层面中的诸多问题。而类似李晨那样的付出与小宋佳不计较身份地位的爱情令人印象不错。但是细细品味,当把他们五段故事糅合到一起,形成一部电影时,问题就出现了。

  马俪文的故事,显然不具有整合性。而她作为导演本身,并不能拿出一份将多线叙事交代得清楚,且令人满意的答卷。

  为何?回顾一下《我们俩》。小院子里的一老一少的身影,至今令我们为这样的小众电影出现感到惊喜。但是,到了号称“作家电影”的《我叫刘跃进》跃入眼帘时,三方势力的合围,到了影片逼近结尾处,已经不单是那个汽车爆炸时山寨画面雷人,而是完全失去了方向的模糊不清。

  而到了《桃花运》。对不起,我们已经很难,也并不能从这近乎完全失控的五方爱情里,找到所谓的答案。

  这,在题材总是很新颖,并习惯镜头语言说话,但是这一次说得并不流畅的马俪文那里,显然是意想不到。于是,就无法解释梅婷那突然出现的婚纱。李小璐思考POSE后就作出的决定。以及葛优那两个女人包括范冰冰突然上门时,闪回的床戏占去大量时间时,我们的混乱与惊愕了。

  而当李晨在大海边背景下背着一扇门在行走。郭涛在席间莫名的吹起口琴。一群中年妇女纷纷的涌进门塑造闹剧感却大雨倾盆时,这简直变成了一场灾难。因为镜头语言的莫名运用达到了足以混淆视听的作用。那种指代不清将之前所构筑的还算不错的娱乐气息一扫而空。比如那个自言自语的“大悲咒红楼梦古典文学”遮阳伞男子。比如梅婷每次画外音自述时的一口南京腔的惊人流畅感与不俗的幽默。比如刘震云有意义的客串与可能成为流行语的“我脑子有点乱”。

  幽默有一些,铺垫开了也可以。但是,多线叙事,要么犹如《撞车》那般通过一个相应的事件联系多个结点。要么可以像《爱情麻辣烫》那样将每一对的出场与转场设计得虽显刻意却巧妙。像如今这样子的五方势力齐头并进,在两个小时之内铺陈毫无联系的五段爱情,十个男女,并到了故事终了都彼此之间。是很罕见的处理方式。这五段故事并无瓜葛的莫名出现在一部叫做“电影”的东西里。不知道任何一个观者看到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而一些熟悉的场景,既有着说不清的伪生活气息,又带着文学改编作品般的空间隔离感。为了娱乐展现的群戏又明显的带着拿腔作调的把式。比如梅婷与耿乐的暗夜街头追逐对话,远不如《我爱你》的佟大为与徐静蕾有张力。而郭涛与元秋看似生活气息浓厚的室内戏片段。围绕着床,张一白在《开往春天的地铁》里的讲述,五年前就让现实的分量更重。至于邬君梅的那份无力与女人的不公,《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中的斯琴高娃的哪一场哭戏不是更入情入理?而段奕宏与李小璐的晚餐戏之你我试探。那种横摇镜头下的不确定,《画皮》里陈坤与赵薇对话要更深刻。《色戒》情绪暗涌下的易先生与王佳芝之试探要更受用和活色生香。至于中年妇女集体出现时,让元秋说出几乎不算是生活语言的舞台性总结,就更显得南橘北枳般的别扭了。

  于是,这变成了一场光影秀和片段杂烩,而不是电影。

  不过,如果这部电影不是夹杂在贺岁的大潮里,勇敢的第一个受到我们的关注,也不会如此。贺岁电影拍了十年,这期间,我们习惯了每一年的固定节目,西方的此时,往往本史蒂勒这样的家伙会夹在合家欢的场面里和魔幻抢占地盘。而内地的冯小刚加葛优的黄金搭档式组合会笑傲江湖。于是,很多电影也被冠以了贺岁之名出现。

  不过作为华语贺岁电影,真的其实很简单。无外乎要满足几个特征便可:热闹。众多的明星。搞笑。

  作为《桃花运》,如果说其热闹是因为多线叙事的表面很美。那么搞笑就很不幸的被一个明星的不合理运用被置于无法出彩的尴尬境地了。

  《桃花运》的领衔主演是葛优,这就好像动作电影的主演是施瓦辛格,警匪片的导演是刘麦组合一样属于只给贺岁电影留着精彩的金字招牌。

  我们期待着,热盼着。

  可是结果呢?葛优的使用,成为了这部电影最大的问题。给一匹小毛驴,你可以驮些粮食走走停停。当遇到千里马,却刀枪入库的将其蒙眼带到磨房的劳作前,张老师说:这合理吗?葛优在这部戏里除了长发令人惊喜,所有的台词设计,情节走向,甚至出彩程度。以及出场的戏份之抽条。都不免让人感觉到,这样的出场与水分颇大,莫不如像范冰冰那样出来晃一圈敷衍了事罢了。而不是如今这般挂着羊头卖狗肉的将领衔两个字放大再放大!

  贺岁电影拍了十年。从《好汉三个半》与《没事偷着乐》与冯氏抢占地盘。到古装武侠大片成为主流配置,再到如今强片云集各种类型百花齐放打造热闹的景象。真的是令人在目不暇接中感受到了电影作为娱乐,在每一个年轮更迭时可以带来的魅力。

  但问题是,事物总有低谷。凡事皆有例外。《桃花运》作为贺岁片,这种令人不适的失控只会被理解成贺岁电影度过了黄金时期的青春年少,失去了中年成熟的风情妩媚之后,一次烦躁而焦虑的更年期失败。多数的贺岁片,很显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应该何去何从。卖点何在定位哪里。而《桃花运》,显然低估了观众的品评能力与我们对于电影的热情。

  那种浮躁与失控,不是我们想要的感觉。更不是一场有趣的观影历程。

  

 
我的博客:慕容天涯的海葵欢迎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