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在年少的时光中和同伴躲雨,在奔流不息的河边自由的挥竿,在如血的残阳下暴虐的下相斗,在飘散泪水的夜与你握别,在十年之后,再次无言相对…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49521112 网易邮箱:cdcokevin@yeah.net

网易考拉推荐

《战鼓》:无惊雷式终结  

2007-12-05 13:2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鼓》:无惊雷式终结








■文/慕容天涯



《战鼓》是一次电影类型片的遗憾式嫁接。

  这是一部很有想法的电影,它集合了香港黑帮片和台湾文艺的两种迥然不同电影类型片的各自特征,显得较为有趣且特异。

  显然,这个讲述黑帮大佬的儿子异乡之旅故事的影片,其起点还是极为不错的。时至今日,港产黑帮电影实则已至穷途末路,2007年度两部形态各异的黑帮片上市之后遭遇不同对待。前者汇集了众多优秀青年演员的《天堂口》陷入泥沼,后来无线四虎的回归之作《兄弟》毁誉参半之时,导演毕国智的想法显然是有着广阔的前景的,让黑帮脱离香港的弹丸之地在宝岛的群山之中寻找一片新的天地,的确不失为港产电影处在困难转型期的一大亮点。

  故事的前半部分是典型的黑帮电影格局。两组平行蒙太奇的剪切,在房祖名和郑希怡的浴室亲密与梁家辉扮演的大佬关爷与手下跟班的狩猎之间不断的转换,而对猎物的靠近加上黑暗密林中的危机四伏,与浴室里的温泉水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至老马出现,杀机也在步步逼近。前半部分很显然是传统的人物类型的呈现,梁家辉扮演的关爷的嚣张和不可一世,有着《黑社会》系列中的影子,而张耀杨依旧和梁的大佬保持了犹如《江湖告急》一贯的“顺从态势”。他可以很轻松的再次说出“没有理想”。而故事的主角——房祖名扮演的Sid是标准的涉世未深的物质男孩,不可一世的语气和开篇的地下乐队狂欢的“闹”和后半部分的“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第一部分的香港部分,故事发生在短短的一夜之间。不仅节奏快,且色调黑暗,各种人物和角色交错出现,多少有些银河的味道,而导演毕国智显然刻意的营造出一种写实般的现场感:很多镜头都处在轻微的晃动之中,当然,这与类似《有话好好说》的莫名荒诞晃动不同,可以说也在较短的时间内很好的突现了一种真实感与老马追杀时的紧迫。有着身临其境的偷窥这个黑道家伙内繁杂事务的感觉。

  可是问题在于,当汇集了众多香港优秀演员的《战鼓》的前半部分令人处在少许惊喜或者“陌生的熟悉”后,到了台湾篇章,几组对于山峦景致带的镜头切换便完全成为了一场禅意深重的旅程的开始,台湾文艺独有的缓慢与精致开始与黑道人物的代表进行了针锋相对般的嫁接。其实这种不同的文化交锋在电影中并不罕见,《迷失东京》的东西方对峙文化之旅,《古惑仔》山鸡的落跑故事更是耳熟能详,而《一个字头的诞生》更是让香港的黑帮成为了一场异乡亡命之旅。而台湾影业与香港英皇的合作也预示了这是一次不同文化情景下的嫁接行。

  可是问题在于,嫁接最大的优势是可以强强联合,而缺点便是容易造成嫁接后的物种生存的困境。以上的这些类型电影之所以可以轻松的打动人心,就是因为主人公的远渡,与当地的民风习俗以及整个社会发生了交汇。而反观《战鼓》,故事中由“优人神鼓”扮演的隐居深山的“禅鼓山人”组合,完全是本身便脱离了台湾社会的特殊群体。这样的话,再回味房祖名从到台湾避难开始的故事,除去与李心洁扮演的红豆的误会初遇。以及失败的出租逃遁。这都是一次不折不扣的乌托邦似的教化之旅。这种完全的抛却了“俗”的“雅”般教化,不论是素食、布衣、或者禅道和鼓声,以及Sid与红豆必成却稍显突兀的爱情,都不能使得人们对于这个故事中无处不在的“教化”感去欣然接受。也既是说,人们在对《霍元甲》更为夸张和直白的异乡之旅式教化完全免疫之后,便不再会让一个借着鼓声去寻找生命真谛的故事感化,从而轻易的让其走进自己的心灵。而除了“教化”的稍显刻意之外,很显然中间占据了大量时长的战鼓山居部分,其叙事节奏缺少应有的变化,除了少数的由张耀杨的角色带来的偷窥和与香港的插叙可以让人暂时从“世外桃源”回归现实之外。在房祖名受教化的过程中,节奏都没有缓与急的改变。“下山提水”“背石”“做饭”之间,缺少必然联系,很显然,如果可以在镜头调动和配乐上稍加修饰,应会更好展现出一个循序渐进的成长之旅其完整全貌。

  这部影片的出发点不错,至少有勇气抛离港片既定轨迹讲述一个异乡寻梦的故事。而房祖名作为男一号也表现出了不俗的潜质。张耀杨的扮相虽然改变,但其经常在结尾对大佬反戈一击(或者成为大佬被反戈一击)的命运依然延续。影片中的某些片断也呈现出了超凡的想象力,比如监狱之外的击鼓和突如其来的杀戮,在这一场景之前梁家辉面对蓝天白云的镜头给人印象深刻。到了结尾表演时刻两组蒙太奇的剪辑,虽未能呈现《无间到2》剿灭四大家族时刻的惊艳并稍显凌乱,但梁家辉与房祖名的“父子博弈”却依旧是神来之笔的惊现。

  不过,纵然有着良好的根基和可能,《战鼓》的出现依旧只是一种希望。当电影类型在当今愈发的模糊的现状初露端倪。而香港电影仍处在转型期的阵痛之时,这部影片还是预示了一种可能,但是却不会成为优秀的里程碑式开山之作。

  毕竟人们对都市的刀光剑影失去新鲜感,而纷繁的尔虞我诈呈现疲态时,这淙淙溪流,起伏山峦之间的人之状况“回归”还是让电影的猎奇本质发挥出了其应有的优势。但是观影过后,纵有遗憾,虽非俗物,却没有余音绕梁。反观鼓声虽含不羁气度,却被禅意强制平复,这一类型电影的嫁接过程,并无预期中因两种电影风格的交汇,所带来的惊雷响起。

  而追求禅意与自然,只可跳出银幕的羁绊,置身蓝天之下。在绿山环抱之中,抬首倾听良久,依稀可闻战鼓隆隆。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