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在年少的时光中和同伴躲雨,在奔流不息的河边自由的挥竿,在如血的残阳下暴虐的下相斗,在飘散泪水的夜与你握别,在十年之后,再次无言相对…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49521112 网易邮箱:cdcokevin@yeah.net

网易考拉推荐

《上帝之城》:街头暴力编年史  

2007-01-21 15:2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帝之城》:街头暴力编年史





文/慕容天涯


如果说,有影片给过我们希望,把一个有情有义甚至温情脉脉的江湖展现,那是天堂。
如果说,有影片给过我们绝望,把一些残忍暴虐直至血腥冷酷的世界铺就,那是地狱。
“修桥补路无尸骸,杀人放火金腰带”,烟雾缭绕,话语低沉。忘不了那个中年警官的无奈之言。
而《上帝之城》,这样一部影片,把一个曾经和桑巴,狂欢,足球,热带雨林,贫民窟,联系在一起的国度令人诧异的展现在我们的眼前,并带来少有的震撼与真实。导演费尔南多•梅里尔斯的作品《上帝之城》里面,所包含的,是无尽的暴力与罪恶历史。

遗忘:在政府与罪恶丛林间摇摆


杀人也好,放火也罢,都是边缘的行为。我们作为影片之外处在和平盛世的看客,所能接收的,是一段对于主人公不堪回首的往事。而造就这一切的。又是何人?
从无目的的强劫,到分出流派的街头混混,最后成为有组织的贩毒,直至分割城区的暴力火拼,这些随着年代不断升级的暴力。所体现的,无非是一个生活群落中,这几代贫民窟少年的成长与发迹史。
而他们所面临的共同前提是,由于灾难被政府抛弃,和整体的被遗望,接受不到良好的教育,无法得到保障的财产与物质,还有常年被匪徒用金钱收买的执法人员。都成了这一座“上帝之城”被遗弃的客观条件,再加上这些生活在社会下层人群为了生计的奔波劳碌。无暇顾及的孩子终于有了大把的时间,这个时候,对于那些挥舞着武器的年轻灵魂来讲,这样的纵容与不羁的自由是天堂,对他人来说,这样无处不在的暴力,是地狱。
一排排的小木房,没有保障的人群,主人公巴斯卡普的眼睛与自身经历很有趣,也值得玩味,他一直都在这样的夹缝中生存,那些可怕的事情总是与他擦身而过。这很好,其实,性格中强烈自保的天性使他获得了唯一的生机,而想成为摄影师这个看似遥远却在与他越来越进的梦想作为外部动力,则客观的由于地理原因,促使他远离这个充满血腥的地区。
开篇,追逐之后,巴斯卡普夹在匪徒与警察之间的镜头在中段闪现,与其说,他在两种人之间,不如说,他在两个世界之间。左一步地狱,右一步却并非天堂。
印象深刻的是主人公小时候在水灾淹没地区树丛间的对话,整部影片中少见的固定镜头加上浑浊水面的反光,营造出了一种极为静谧的画面和氛围,那时候,可以想见,没有杀戮与贫穷的上帝之城,也会平静得令人沉醉。

规则:当例外成为规则


年轻一代的时候的少年三侠,结伴打劫的三人只是小打小闹般,而到了带上达荷汀直奔汽车旅馆时,也有不伤人命的誓言,然而,出于激愤的达荷汀,这个一直只能充当放风者的小鬼的暴虐最终害了所有人。当他举枪向被缚的无辜者射杀并发出令人颤栗的笑声。其实回头看看,这个时候,所有的犯罪行为没有集体利益的牵扯,都是一种原始的对金钱欲望在背后的驱使。所以,法则中,没有冷酷的杀戮,这种几乎不会受到抵抗的抢劫,他们的法则是近乎温和的∶只谋财,不害命。
而达荷汀掌权之后,所有的杀戮似乎一夜之间变得顺理成章了∶看不起他的人要杀,抢了他生意的人要杀,比他帅,女人更加倾慕的人要杀,就连唠叨着只因伤口和他一样的人,也要杀!很难说清这种近乎变态的独裁是怎么出现的,与少年三侠的年代不同,这个看似表面风平浪静的“前达荷汀时期”是用极端的暴力统治和毒品对他人的控制换来的,因为有了更赚钱的毒品,达荷汀不再允许强劫这种现今已然低级别的犯罪手段出现。所以,他会枪杀一两个在他地盘动土的孩子,以起到警世作用。
而这也是全篇最为震撼人心的片段之一,半路跟着达荷汀的牛排,端着枪在两个各中一枪流血不止不停哭泣的孩子中选择,来决定他们的生死,枪响后,一个几分钟前还在玩耍至上的孩子转瞬成为了杀手,而之前在抢劫的孩子们谈话和步步逼近的达荷汀与大队帮手之间的一组平行镜头切换,更是营造出一种独有的紧张气氛。
其余逃脱的孩子们,在影片的“后达荷汀时代”和他的生意一起夹缠不清,可以说,后来的帅奈德的加入是一个引子,作为坐拥上帝之城毒品生意的两大帮派,摊牌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帅奈德遭遇确是为开战找到了借口,也给达荷汀暴力注脚之外,平添了一份普通的上帝之城居民的无奈和痛苦。这样的几乎如恶梦般如影随行的和他们相伴一生。将一个只想安渡余生的普通人的遭遇和痛苦无限放大。来起到反衬的所用。
这个时候,火拼的上演给了所有人渲泄的机会,在一组平行剪辑的镜头中,杀人和参与火拼的借口和理由开始越来简单和可笑,最初的时候,还有某些个人恩怨的参杂,而到了后期,则简单的变成了一场为了成就自己杀人梦想的狂欢,整座城市陷入到了一种癫狂的状态。
就连枪战的间接发起者帅奈徳都无奈徳成为了食言者,在抢劫的后期枪杀了一名保安,规则,可笑得很的规则。在上帝之城,我们能相信什么样的规则?

欲望:兄弟只会暂停,不会收手


影片里,两个想要远离黑帮仇杀,和女友浪迹天涯的孩子都无法得到救赎,在这样的环境下,远离的不是背叛,而是自身的罪责的无法逃脱。
与少年三侠时期的无所事事不同,班尼作为一个流氓头子,与众不同的把自身与爱好的追求都展露无疑,他是所有人的朋友,并在达荷想要屠戮违反规则的少年时出手相救,喜欢时尚的装束,在每个杀戮的现场,几乎没有出现过班尼的身影,可见,和巴斯卡普一样,他是这座城的孩子里,少数还有着些许良知的少年,但是,在黑帮里,在街头上,这样的说法不啻于天方夜谈。班尼的走与留不是简单的个人梦想,而是一直以来纠缠在这些迷失灵魂身上的一种无力的自我救赎,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抛开上帝之城,这样的少年,一无所长,在犯罪过后的世俗面前,他们依然无可依从。这个背景下的班尼,和很多影片中想要金盆洗手的黑帮人物一样。古有金老笔下的刘正风,近有香港的大头仔。所有的人无一例外的陷在这个叫做江湖的地方,古人逃不开的江湖,有人有义气,上帝之城逃不开的江湖,有血有欲望。
可是,就是这种几乎没有任何义气可言的江湖,一样的走不掉,一样的让人胆寒。
促成班尼死亡的是意外,但是,在明快的剪辑下,那些类似剪影般固定的镜头与灯光,其实是在诉说一个事实,班尼倒下,达荷汀的脸上是不解的愤恨,画面在通篇少有的温情了一下,闪回了达荷汀和班尼小时候在球场相拥而笑的镜头,光晕之下,这个实情来得突然。我们不禁会想:就算是没有这突入其来的一枪,在上帝之城外的社会,班尼能够走多远?
其实,在这种近乎弱肉强食的城市,班尼的天性注定走不远,他代表的是一群这样的人:本身的善良没有被吞并,当他小的时候,被大孩子一劝就把钱抢走的时刻,达荷汀与他同样面对选择了反抗。这样的人,没有错误,错的是时代,那我们也许会问:是走不脱的心结吗?
想来,应是不该加入的选择

从技术上看,《上帝之城》作为一部黑帮类型的电影,在镜头语言的运用,以及类似《低俗小说》的叙事结构和《疾走罗拉》的MTV剪辑的帮衬下,比起好莱坞电影这样的强敌们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我个人也极为喜欢后者的宏大叙事与人文注入。但是,与其说,《上帝之城》的胜利是赤裸裸的现实与震撼的胜利,不如说也是一种电影工业并不发达国度的一次特例独行的尝试的胜利。出色技术的运用和近乎完美的剪辑,都是影片得以成功的将这个看似冷酷,并且毫无悲天悯人情怀的故事叙述得当的不二法门。
伴着南美洲特有的节奏与震撼的音乐,关于这座城市的所有故事正在清晰起来。远去的少年三侠,随手可见的枪支,一触即发的火拼,结尾处少年一代的成长与反补之后的接手可见,最后那些走在街头的少年,已经由不杀人——到为了利益杀人——为了炫耀杀人——为了杀人而去扣动扳机这样一个过程,在每个街头的进化过程中,这些孩子都是真正的牺牲品,杀人的,被杀的,都是制度的漏洞与利益驱使下不断增加的筹码。

他们输掉的,是一生的长度。


我的博客:慕容天涯的海葵欢迎光临
《落叶归根》∶拷问灵魂的还乡之旅
《满城尽带黄金甲》:试图伟大的春节联欢晚会




------------------
我们在年少的时光中和同伴躲雨,在奔流不息的河边自由的挥竿,在如血的残阳下暴虐的下相斗,在飘散泪水的夜与你握别,在十年之后,再次无言相对…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49521112 网易邮箱:cdcokevin@yeah.net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