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们在年少的时光中和同伴躲雨,在奔流不息的河边自由的挥竿,在如血的残阳下暴虐的下相斗,在飘散泪水的夜与你握别,在十年之后,再次无言相对…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49521112 网易邮箱:cdcokevin@yeah.net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时期的缩水(连载已更新——全文完)  

2006-05-04 11:1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时期的缩水

一.

 

我现在很想说明一点那就是首先这不是日记,然后这也不是小说,最后我想说,我只是想写,就这样。

今天是2003年的52日,学校因为SARS彻底封校的第一个周末,我自己也是自军训以来第一个周末在学校的食堂吃饭,餐饮的几台破电视在放着83版本的“射雕”。

晚上,那个喷泉又喷了,而且从五点多到七点半,期间,时代广场上全是人,灯火通明,喷泉在竭尽所能的起伏跌溚,唯一的遗憾是没有音乐。估计要是能放上一段《my love》。那保证美得没治了。

说实话,感觉,不错。

 

二.

 

我们是从这周一开始封校的,不让出不让进,反正也没说不让出,就是你出去就别回来了,啥时候回来等通知,总之一句话:

谁也别想进去,你也别想出去!

 

三.

 

其实关于“非典”也就是这几天才有的事,原来没有人当回事,用一位学姐的话说:“整个地球得那病得还没有全中国一天得感冒的多呢,你们慌啥?”

是啊,我们顿时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土地平圹,屋舍俨然。

但是后来就越发的觉得不对劲了,先是说葫芦岛有一个,然后葫芦岛的义愤填膺的说锦州有一个,然后锦州的指桑骂槐的说大连有一个,然后大连的群情激愤的说沈阳有一个,然后沈阳的含沙射影的说鞍山有一个,然后鞍山的怒不可遏的说辽阳有一个,然后辽阳的欲哭无泪的说营口有一个,最后营口的百口莫辨的说本溪有一个……

无限不循环

年轻无极限

我们每天就生活在这个风言风语风吹沙的小城市里,真的,说这学校,就是一个小城市。

.

脾气开始不好,相处久了就知道,原来自己历来这样,所以,这个时候不要接近我,我会有什么撇什么,离我远点。

逮啥撇啥。

这还仅仅是开始,我近些日子在研究怎么能从学校出去,刚开始想到了跳墙,但是后来有个跳墙的被抓住了,还给了处分。

我可亲眼见到抓那人的全过程了,校警举着喇叭一喊,然后又有两人飞快的向茫然呆立在墙下的那位仁兄冲去。

路人驻足,观看,摇头。

五.

我突然发现游鸿明唱歌挺好听的,用某种话说“某种淡淡的哀怨”。

是的,关于游鸿明的歌,人们已经谈了太多,谈他歌中表现出来的林林种种。

我不想说那么多关于他的歌了,我只想说他的声音,听来,总有一种寂寞,是的,寂寞,这就是他的歌给我的所有感受。

台北寂寞部屋,他的新专辑的名字,在这个城市里,所有的人一如既往的寂寞,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

写写就写丢了.

每天,隔着校门都有来看孩子的家长,来给孩子送衣服,送钱,送吃的,送来慰问的家长们。

隔着那一道门,就像探监。

精彩的一幕终于要上演,那天在水房,一个哥们说那天他妈的他和一个哥们看见隔着门打KISS的了,说刚开始两个人还唠着,后来唠着唠着两个脑袋就越摇越近,越来越近。后来那两个脑袋隔着门就摇起来了,于是那“另一个哥们”就跑回寝室取眼镜去了,不过,结局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在他走到一半的时候就演完了……

那一道铁门,隔了多少牛郎织女。

 

我见过很多很过的家长,从或远或近的地方赶来,乘各种交通工具,带着各种食品,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崽子们一些安慰,而殊不知那些孩子,花着钱,在一所学校里终日好吃懒做,整天浑浑噩噩。

记得有一次打车,那的哥说了一句很意味深长的话:“你们大学生都是寄生虫。”

说错了吗?

我们还有人出去打工挣钱啊,我们还当家教那!

对,那些是大手大脚的寄生虫,有钱,寄居蟹!

                                         七

曾几何时,我也曾壮志凌云的说过这样一句话“

给我一支笔,

为你写遍全世界。

写到这我才发现,这里好像除了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固定人物。对了,也没有情节。

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失误了,但是没有定律,所有我要做的只是写下去,一直写到不能再写那一天为止。

                                         八

我听到各种消息,铺天盖地从四面八方涌来。

现在流行一句话:不在非典中恋爱,就在非典中变态。

感觉上这是一个很小的圈子,圈子很简单,几座楼,一群人,很窄的一个范围,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就是这样。

于是我们打着自生自灭的旗号开始在这座城中沉默,而人们,也已经没有了当初的躁动,他们开始习惯于接收,这种种的不平等。

随之而来的是一些让人笑掉大牙的荒唐怪诞的规定,比如说其中之一就是:在男生寝室不准赤背。

但就“赤背”来讲,着实让我们这些学理科的人颇废了一番脑筋,刚开始,我的理解是:后背的颜色是红的,后来一想:“他妈的,谁也不是刮痧了,后背咋能变红那“?

这时,旁边一位同看此通告的仁兄曰:这可能就是说上身不准不穿衣服吧!顿时,众人皆恍然大悟!

妈的,光膀子呗,拽啥!

但是后来我又转念一想,那定这条规定的人,是不是在楼外空地上换内衣啊?因为在寝室内不准“赤背”啊!要不,他就是一件背心穿到都出嗖味儿了也面不改色。那你可得在衣服上或脸上写““在寝室内不准赤背”这条规定是我订的“这样一句话,好让大家见你都绕着走!

                                        九

人们终于对广场上的喷泉失去了兴趣一样东西再新奇,看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而另一方面,关于何时解除封校,期末考试是否如期进行,四六级到底推不推迟又在炒的沸沸扬扬,啥动物在一个笼子里关的太久了,都会开始琢摸着怎么能从这里出去,人也不例外,何况是这些整天无所事事精力旺盛的大学生。

对了,还有一件更渠的事情正在进行,不得不提。

每天早晨,600整,学校的鸟还没有醒全。凄厉,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一声凄厉而又刺耳的铃声就会响起!我们是那么的不情愿,却又无能为力。

620,伴随着广播里悠扬的晨曲,整个校园开始塞满了人,黑压压的望去,一眼看不到头,人山人海,倒霉的人别说废话。

跳绳、跳大绳、跳皮筋、打口袋、踢足球、踢毽子、打篮球、打排球、打网球、打太极拳、打羽毛球、跳健美操、发呆的,聒噪的、装愣的、查寝的、走来走去拎着暖壶打热水的、头也不梳脸也不洗拎个书包吃早饭的……一操场,满满一操场疯子!!!

我想到一个词:鸟瞰。

我估计,要是租个直升机在空中俯拍这些攒动的密密麻麻的人群,七八千人。这照片能卖上个好价钱!

与此同时带来的后果就是:上课就困、困了就睡、睡了就不会、不会就挂科、挂科就交钱、就是这么简单。

我又想到一个词:名利双收。

而我也连续将近三个星期,除了周末。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左右,坚持不懈。

写到这儿,我又想起一件事,就是,我是在对一个非常时期的特殊制度发表评论,而这里好像被我参杂了太多主观的因素,但是事实上,我只是想还原一种原原本本的生活状态,并加以记录,就是这样。

                                       十

这个结尾似乎等了太久。如果记得没错的话,之前的1-9应该是在非典时期2003年四月写得,写了将近一个月,而让我惭愧的完全可以去被鄙视上个几百次的原因就是这“十这“十”的写作日期也就是今天是2004年的89日。晚了一年还多,我真是过分的可以了。

其实这“1-9”的记录应该是非典的前期和中期的大学(仅仅是我得学校)里的状况。按理说象非典这种活着的人有幸百年一遇的事儿我更有理由把他全面的一字不露的记录下来,但要不怎么说我惭愧呢,我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东东,可似乎“9”之后自己干了什么一点想不起来了。

但是,按理说后来出现的种种可以说更加经典。比如说:(如果“比如”出现就应该长篇大论了):曾经惊动学校最高层领导的“方便面事件”;一块二的方便面因为封校飞涨到三块。学校湖里成批出现的各种飞禽显然不是野生的,也显示了决策者的处心积虑,以至于最后半封校状态时的专用出入假条,一个系每天开出的数量不超过20张,由此衍生出的各种修改版本的泛滥,也暴露了现金高校里后勤管理和学校脱钩后的各种弊端。

说到这,也没有什么值得上凑字数的了,就寻思还是给这部跨年度的文章起个名字。左思右想,就叫:“一个时期的缩水”吧,行了,天气这么热,顺便说一句,感觉日子这么没劲,哪位行行好还是把我关回去吧,谢谢您拉!!!非典其实也挺好,真的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